茫茫旱塬崛起生态绿洲

——甘肃省酒泉市开展深度节水助推高质量发展纪实

作者: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21-08-03

  本报记者 李存才

  通讯员 孟辉 魏宇翔

  “酒泉维持生态平衡、保障生态安全,根本出路在于科学用水、高效节水。”在日前举行的首届西北节水论坛上,甘肃省酒泉市委副书记、市长王立奇表示。

  坐落于河西走廊西端的酒泉市年均降水量40—176毫米,蒸发量却高达2100—3100毫米,属极端干旱地区。近年来,该市按照省委、省政府“深度节水、极限节水”要求,全领域全行业全过程推进节水,大力发展高效节水特色农业,狠抓工业节水减排,精细化做好城镇节水降损,积极推进水权水价改革,共建人水和谐环境,全市用水总量由2010年的28亿立方米压减到2020年的21亿立方米,水生态高质量发展取得突破性进展。

  夏日的清晨,33岁的赵荣给自家的羊舍备足了苜蓿草料,骑着摩托车到邻村一家农民专业合作社采摘西兰花。“在政府的支持下,我们的生产生活条件改善了,去年全家各项收入加起来有8万元。”背着刚刚采摘的西兰花,赵荣与记者聊了起来。

  赵荣是酒泉市肃州区总寨镇总寨村第一村民组村民,全家5口人,承包10亩农地。近年来,她将自家承包的4亩土地流转给农民专业合作社,支持发展规模化集约化种植业务,每亩地每年流转费600元。剩下的6亩地自己种植苜蓿,用于发展家庭养殖产业。在自家农活忙完之后,她和丈夫选择外出打工,增加了劳务收入。

  总寨镇党委书记刘丽梅告诉记者,近年来,在国家财政的大力支持下,区、镇两级政府整合各项涉农资金共计7774万元,加上社会投入和群众投工投劳,在全镇范围内建设了4.6万亩高标准农田,占全镇耕地的62%。2020年,政府通过招商引资,引入大禹节水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采用信息化+水肥一体化的浇灌技术,对当地的农业灌溉方式进行改造升级,取得了“土地节水节肥、农民增产增收”的效果。

  “效果表现在哪些方面?”对于记者的提问,大禹节水酒泉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彭辉荣用“三笔账”回答:一是节水节肥效果明显。过去采用传统灌溉方式,全年亩均耗水量在600—750立方米。现在运用信息化手段对农作物实施精准灌溉技术,全年亩均用水量控制在360立方米,用水用肥总量节省了40%至50%。二是节省了水肥成本。采用水肥一体化灌溉技术,一亩地一年可节省水费及农药、化肥等费用94元。三是节省了人工成本支出。现在采用智能化手段实施精准灌溉技术,每年人工费用比过去节省56元。“三项相加,每亩地每年节水约310立方米左右,节省各项成本支出合计达150元。特别是对于雇用人力经营的种粮大户、农场主而言,节支增收效果十分明显。”彭辉荣说。

  酒泉市水务局二级调研员于军对记者表示,近年来,按照节水模式和种植结构,政府加大节水灌溉技术的推广和巩固力度,全市促进农业种植结构调整35万亩,年节约水量约1800万立方米。

  要实现长远节水,还需要不断强化“红线”意识,深化水权水价改革。近年来,酒泉市委、市政府坚持从制度建设入手,严守“三条红线”,强化用水总量控制,先后制定出台多份政策文件,全市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框架基本形成。

  酒泉市作为全国第一批水权改革试点和水流产权确权试点,率先在甘肃省开展了疏勒河流域水资源使用权确权和水域岸线水生态空间确权工作,开展水权确权发证,建立水权交易平台,健全交易制度,完成水生态空间确权,全面建立水资源管控制度。在中国水权交易所建立了酒泉市水权交易大厅,建成了实时共享的水资源使用权确权数据库,累计开展水权交易77宗,交易水量84万立方米。按照节水模式和种植结构实行优惠水价、差别水价和超定额累进加价,加大节水灌溉技术的推广和巩固力度。在总量控制、明晰水权、分级确权的基础上,全面实行总量控制与定额管理,初步建立起了用户有总量、用水有定额、取水有计量、超计划加价的用水管理新格局。

  同时,为严控地下水开采,有序推进超采治理,酒泉市将新打机井审批权限上收到市级,实行五级审查程序和“打一封一”的审批政策,从源头上杜绝乱打井、乱取地下水的行为。至2020年底,在超采区实施休耕、轮耕等方式退减灌溉面积14.5万亩,高效节水面积达到117.5万亩,压减地下水量1.1亿立方米,减缓了地下水超采区水位持续下降趋势。经甘肃省第三次水资源调查评价,该市地下水超采区面积较第二次评价缩小了18%。

  近年来,酒泉市通过水权置换将节约的水资源向高效产业配置,为市重点工业园区置换用水达3600万立方米,初步实现了从供水管理向需水管理、粗放用水方式向高效用水方式、过度使用向主动节约的“三转变”。该市5个县(市、区)县域节水型社会达标建设通过省级验收,敦煌市全国节水型社会和水生态文明城市通过国家验收。2020年,疏勒河下游北河口、党河末端北湖滩生态水量逐年增加,干涸多年的哈拉诺尔湖重现碧波。讨赖河下游金塔县北海子水面逐年扩大,敦煌西湖自然保护区周边地表植被覆盖率进一步增加,绿洲生态环境得到初步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