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要新闻>要闻

畅通脱贫路老区气象新——宁夏固原实施交通扶贫走笔

作者:赵加仑 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19-04-15

 

  山高沟深,植被稀少,十年九旱——“苦瘠甲天下”的宁夏固原,曾被称作“最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区。这里是革命老区、民族地区、集中连片的特殊困难地区,是一个备受党中央关怀的地方。在新中国成立的70年里,这里通过一场场实打实、硬碰硬的扶贫鏖战,成为了中国减贫道路的积极践行者。

  正如2016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宁夏回族自治区时说,“固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谓脱胎换骨,出乎意料,觉得很震撼,增强了我们打赢脱贫攻坚战的信心。”打赢脱贫攻坚战离不开交通道路的支持。从2014年启动“四好农村路”建设至今,固原全市新建农村公路5015公里,累计投入建设资金50.2亿元,是“十二五”时期的1.2倍。5年来,全市新增农村公路1520公里,新增硬化路1460公里,路面铺装率由26.1%提升至32.6%,新增通路自然村1246个、通硬化路自然村1150个。

  一条条晴雨通车的硬化路,成了农民脱贫致富的“康庄道”。经过多年来的不懈努力,全市农村贫困人口由2012年底的44.8万人减少到2018年底的4.5万人,减少40.3万人;贫困村由624个减少到24个,减少600个;贫困发生率由2012年底的35.2%下降到3.7%。固原地区下辖的隆德、彭阳、泾源3县也于2018年具备了贫困县脱贫退出的条件。

  畅通脱贫路,老区气象新。党的十八大以来,固原进入了减贫力度最大、农民收入增长最快、农村面貌变化最大、群众幸福感和获得感最强的时期,正阔步向着2020年同步实现全面小康的目标奋力冲刺。

  没有路,愁坏了多少贫苦户 

  “低头坎,抬头山,山区脱贫苦无路。”黄土高原上的固原地区,曾长久与贫困二字联系在一起。没有路,则是贫困发生的重要原因之一。

  固原市彭阳县白阳镇白岔村,就是因路而贫的典型例证。据了解,在2015年没有修路之前,白岔村户籍总人口756户、2503人,其中常住人口371户、1315人,全村共有建档立卡贫困户175户、648人,近半数村民在贫困线下徘徊。

  “原来都是土路,坑洼不平,雨雪天气出不了门,种点粮食、采些药材什么的都运不出去,山区农民守着金山银山受穷……”住在大山沟里的白岔村村支书王志权告诉记者,和白岔村绝大多数的村民一样,他从出生起就没有离开过白岔村这片土地。“不是不想出去看看,是以前的路实在太难走,折腾不起。”

  靠天吃饭不是长久之计,作为一个极度缺水的地区,遇到土地收成不好的时候,连自给自足都不够,几十年来村民们常常为温饱发愁。为此,村里也想了很多办法。但是泥泞的土路和坑坑洼洼的碎石路好像一道屏障,阻滞了车流、物流,也阻断了村民脱贫致富的脚步。

  “在以前,好多村民娶不上媳妇,外村的姑娘不愿意嫁过来,道路闭塞让娶亲成了老大难题。”王志权说。

  修通公路,脱贫致富,成了白岔村祖祖辈辈的共同梦想。

  脱贫路,正在通往贫困村 

  从2015年开始,白岔村踏上了修路的征程,截至目前,全村共修建了22公里的水泥路,几乎家家户户门前都通上了公路。白岔村到彭阳县城的通车时间由原来的1个多小时缩短为现在的十几分钟。

  “以前也想修路,最大的困难就是没有钱。现在村里新修的22公里的路段,全都是财政给的钱,平均每公里要花费80万到100万元,政府支持得很!”王志权说。

  据固原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李志达介绍,为了解决老百姓出行难问题,全市不断加大资金投入,凝聚力量提升农村公路质量。自2016年以来,全市3年整合扶贫资金24.5亿元,用于农村等级公路和巷道建设,涉及贫困村256个,为贫困村出列、贫困县摘帽奠定了基础。

  有了资金支持,村民的干劲更足了。提起修路,村民曹会利说:“(我)印象特别清楚,是在5月,拓宽路基的挖掘机和铲土机开到了我家门口。我特意从县城打工的地方请了一天假回来,和丈夫一起拿着铁锹、锄头,看到机器没有弄平整的地方,就自己上去平整好。村里还有许多和我一样赶回来的人。路修到家门口了,我们必须要参与其中。”

  白岔村的修路只是彭阳县公路建设的一个缩影。截至2018年年底,彭阳县等级公路总里程已达2634.8公里,其中农村公路2388.7公里,全县715个自然村实现道路硬化或砂化目标,建制村全部通硬化路,通客车率达100%。

  路修好了,摩托车、小汽车、大卡车开进来了,小米、大豆、中草药源源不断运出去,以往出行难、上学难、农产品销售难等问题迎刃而解,白岔村活了!

  路修好了,投资商也来了。“村里1900亩的土地流转出去了,每户人家平均9亩地,每亩地100元的流转费全归村民所有。”提起这事,王志权笑得合不拢嘴,“土地虽然流转给了彭阳县壹珍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但还是由村民们自己来种。大家基本都愿意为该企业种植中药材,每亩地还可以额外获得300多元的劳务费。”

  每亩地流转费加上劳务费也才不过400元左右,为何村民会如此积极?王志权的一番话解答了记者的疑惑。

  “我们这地方常年干旱缺水,有时连续几年庄稼都颗粒无收,种地风险太大。”他说,这种“靠天吃饭”的地理条件迫使村里超过半数的村民外出务工,村里剩下的都是“老弱病小”的贫困户,土地没有人种,渐渐荒芜。

  “路修好了,企业才愿意来村里流转土地。流转土地的大多都是贫困户,或因身体条件限制,或因担心种地赔钱。现在种地风险由企业承担,荒废的土地生了钱,钱不多村民也乐得开心。”王志权还透露,今年村里要和企业签订庄稼收购合同,村民又将增加一笔喜人的收入。

  白岔村的变化,让800多名曾经背井离乡、外出打工的村民回来了。他们种起了中药材,办起了农家乐,全村人均收入从2015年的3000元增加到2018年的9000余元。全村贫困人口也由原来的175户、648人减少到现在的3户、10人,贫困发生率降至0.4%。

  “村民解决了生计问题,企业找到了更好的原材料来源,一举多得,谁都开心。”壹珍药业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韩万里说。

  产业强人富足 

  公路的畅通,为彭阳县发展注入了极大动力。彭阳县不仅探索了脱贫攻坚的新模式,还进一步实现了产业升级,走出了高质量发展的路子,为农村群众带来了新的致富契机。

  在彭阳县城阳乡杨坪村,群山环抱中,一座废弃农村小学的几间红砖瓦房已被改造成了敞亮的扶贫车间。“门口就业真好,兼顾庄稼老小,转移就业一人,实现全家脱贫。”——屋檐下的大红横幅虽已有些褪色,但依然拉得笔直挺括。

  与想象中的低技能体力劳动不同,走进这个由宁夏回族自治区宁东管委会和杨坪村共同打造的扶贫车间,仿佛走进了一个民间艺术创造的世界——

  剪纸车间里,偌大的长方型桌子四周围坐着20多位农家女,她们年龄有大有小,头戴围巾,认真裁剪着手中的红色纸画。时间仿佛就在这瞬间定格,窗外的青山与田园、窗下的女子与剪纸,构成了一幅恬静的乡间风情画。

  旁边的雕刻车间里,花白胡子的长者正全神贯注地进行雕刻创作。旁边那些造型别致的根雕作品仿佛在告诉记者,就在这里,原本烧火都嫌费事的树根将脱胎换骨,变成精美的工艺品……

  杨坪村村支书杨鹏岱告诉记者,路修好了,村里和外界的联系更畅通了,帮扶的单位也更多了。这个扶贫车间在帮助当地村民脱贫致富方面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一方面,解决了当地贫困户的生存问题,车间里有40户精准脱贫的贫困对象,每人每月可以拿到一两千元收入。另一方面,村里也由此拓宽了发展产业的渠道,用市场机制为下一步乡村振兴打好基础。

  该扶贫车间运行以来,线下利用杨坪境内茹河瀑布、红梅杏采摘园等旅游资源,向来往游客销售当地的山核桃枕头、鞋垫、剪纸、根雕等手工制品,使游客赏美景之后带着杨坪“印记”回家;线上利用扶贫车间注册的淘宝电商,使扶贫车间生产的旅游产品走向五湖四海。

  2018年12月11日至15日,在博鳌亚洲论坛国际会议中心举行的“2018美丽乡村博鳌国际峰会”上,全国仅10家乡村(片区)受邀参加,杨坪村作为宁夏唯一一个乡村,获得前羽毛球奥运冠军张宁的“美丽”代言。正如张宁在代言词中面向全世界描述的那样:杨坪村地处黄土高原,红梅杏、中药材、山桃核等特色农产品众多,手工加工产业已初具规模,成为当地百姓脱贫的“金元宝”之一。

  交通是脱贫的基础,产业是发展的希望,致富才是村民们共同的奋斗目标。

  借助便捷的公路交通条件,扶贫车间还采取“政府+合作社+乡土人才+贫困户”的模式,初步形成了三个方面的产业集群优势。一是推动优势资源利用,为企业和社会能人提供车间场地,同时与宁夏佰康实业有限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努力把山桃核变成“金豆子”、做成大产业。二是有效促进劳动就业,为周边群众提供免费技能培训。由于车间生产技术含量不高、劳动强度较小,能够为有劳动能力的失地农民、大龄人群、留守妇女、伤残人群、低保户、贫困户等生活困难人群提供稳定就业平台,真正实现就业顾家“两不误”。三是带动开发旅游产品,运营后能够有效带动周边发展手工艺品作坊10余家、手工艺品制作人100余人,实现周边50余名贫困人口稳定就业、稳定脱贫,走向富裕。

  彭阳县的发展只是固原市脱贫攻坚的小小缩影,而固原市的发展更是新中国脱贫战役的沧海一粟。昔日苦甲天下,今日万象更新。在厚重的黄土地上,新时代的大笔正在挥斥方遒。固原,这个历尽沧桑的革命老区,正在用脱贫战役,书写下中国故事中最温暖的记忆。

0
相关推荐 >

中国财经报微信

×

国家PPP微信

×